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Unit 1000MW 的博客

百万机组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百万机组之从电厂到动车事故  

2011-08-28 20:54:27|  分类: 百万机组之姐妹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原本想写一篇高铁的文章,作为他山之石,来对照百万机组的发展。奈何写的时候723已经发生,死亡面前,万物皆灰。高铁对有些人意味着高速的同时,对另一些人意味着无比的哀伤。2010年3月从乐清电厂回来,当时就乘坐温州至上海的动车,250速度并不觉得很快。但现在想来死亡已经足够,愿动车逝者一路走好。

温州动车事故的发生,原因从开始时的雷电,到后来的信号,到调度的人为,甚至阴谋、甚至迷信,让人难以适从,我在如此多的原因中一笑了之,从电厂发生了一些可以类比的异常事件,来分析此次动车相撞的原因。一次重大事故的背后,虽然可以寻找到诸多因素,但我总以为原因其实很简单,无非是设备故障叠加了人为原因。引用德国报纸的一句话“当一个国家发展到一次雷击就可以使得火车相撞的地步,我们每一个人都无法置身事外。今天的中国本身就是一列在雷雨中行驶的动车,你我不是看客,你我都是乘客。”是不是有点沉重呢?

 

2011年7月23日温州动车事故分析

 

D301次:北京南至福州,本应于当晚21:26分抵达福州。

D3115次:杭州站16:36正点出发,原定于21:45到达福州。

 

事情经过

19:39 永嘉-温州南间下行线温州南3接近因雷击造成红光带,通知工务、电务人员检查。

(解释:在永嘉-温州南站之间靠近温州南站附近,铁路信号线路受到雷击造成红光带,经确认不是动车造成红光带,故可以判断为信号故障。通知工务检查铁路线,通知电务人员检查信号线路)

 

19:51  D3115次到永嘉站办理旅客上下车。因永嘉-温州南站信号故障停永嘉站超时。

20:12  D301次停在永嘉站,因永嘉-温州南站信号故障临时停在永嘉站。

20:15  D3115次接令开车,通知司机如遇红灯后转20km/h运行。D3115在20:23时遇到红光带,停车两分钟后20:25目视速度20km/h开车。

20:24  D301次从永嘉站发车。

20:26  温州南站向调度反映D3115次已三接近,CTC系统区间红光带已消失。

20:30  工务检修于20:30分销记,电务检修未销记。

20:31  D301次追尾D3115。

20:37  调度布置温州南站联系D301次司机降弓(降速)。

 

事情原因

因永嘉-温州南之间的动车线路遭受雷击,在信号线路故障的情况下,调度人员的错误,命令同一区间进入两辆动车,是造成动车追尾事故的主要原因。

 

几个问题探讨:

1、  为什么认为发生追尾事故的时间是20:31,而不是20:38?

答:在电厂控制系统之间的电脑时间需要保持同步,否则很容易产生分析错误。此次动车故障在新闻报道中有旅客的时钟、新闻人员的时钟、铁路人员的时钟等,手机的普及反而产生更多不同的时间。采用20:31主要根据网上的一份调度记录。并经过两列动车的行驶过程分析得出,两列动车在永嘉(K570+680)-温州南(K588+863)间K585+700附近发生追尾,可知永嘉至温州南约18公里,发生事故地点距离永嘉约15公里。 D3115次20:15开车,在20:23时遇到红光带,8分钟行驶了13公里左右,平均时速为98公里/小时;停车两分钟后20:25目视速度20km/h开车,至20:31分行驶了6分钟,行驶距离为2公里。D301次20:24  从永嘉站发车,至20:31, 7分钟行驶了15公里,平均时速为129公里/小时,去掉动车启动的两分钟,那么D301的速度在150公里/小时左右。

 

2、  为何不让D301先走?

在两辆动车均发生晚点时,让谁先走更合适?这要看火车行驶的规定和制度。依照铁路行规,相同等级的列车中,数字编码小的列车是优先通行,那么是D301;如果考虑地方利益因素,让北京铁路局的D301次让上海铁路局的D3115次的列车,尽量缩减晚点时间,符合自身利益;但还要考虑铁路的考核制度,是考核晚点的时间还是考核几个车次的问题。从电厂来看,也有类似情况,是考核降负荷比例还是降负荷的时间,同样是调度需要考虑的问题?

 

3、  如果完全按照信号系统行车,将会发生什么?

因永嘉-温州南之间的动车线路遭受雷击,信号线路故障,故D3115次和D301次动车自动控制系统故障,均停运,一直到信号系统检修正常后再继续行驶。从电厂角度,如果主要信号发生故障,自动控制系统将发生停机,除非信号强制。

 

4、  如果完全按照人为调度行车,将会发生什么?

同一区间只能进入动车,当D3115到达温州南后,D301车开始发车。从电厂角度,在设备故障的情况,应该将机组降低负荷运行,同时对撤出机组自动,在手动调节的情况下加强回路监视。

 

5、  为何多套保护系统均失去作用?

从网上了解到动车安装有2套保护系统,一套是ATP这套高科技设备而外,一套是相对低端的LKJ。ATP是通过前车发射的信号判断当前列车速度的智能设备,LKJ是通过轨道电路的地面信号灯来实现的安全控制。在动车事故发生的开始,网络和平面媒体上均讨论过这两套系统,但保护系统过于专业最后均不了了之。我怀疑这两套保护系统其实是假的,实际只有一套。从电厂汽轮机的保护出发,原来的汽机超速保护均为两套,一套为早先的机械超速保护,一套是比较先进的电子超速保护,两套保护完全独立,采用不同的测量原理,动作机构。而后来欧洲发展的超速保护系统,名义上是两套,实质只有一套。我怀疑动车的两套保护系统,由于测量回路,信号电源,动作机理等方面没有完全独立,可能是信号回路采用同一装置或者不同装置但信号回落原理相同,故在雷击情况下同时损坏。如果该情况属实,那么说中国发展的高铁,从一开始就在设计上存在重大缺陷,不适合超过200公里/小时以上运行。

 

 

6、  关于动车相撞死亡人数40人。

网上盛传的动车死亡人数超过100人,主要依据在于铁道部经常宣传的动车上座率100%,这样按照每节车厢100人,前车的两节车厢加上后车的四节车厢,六节车厢人数600人,如果这样,那么死亡人数就可能超过100人。而实际后车为卧铺车,六节车厢人数200多人。参考德国1998年动车事故,运载287人,事发时高铁速度200公里/小时,事故造成101人死亡,88人重伤,106人轻伤。由于温州动车相撞时后车司机紧急刹车,速度低于150公里/小时,故死亡人数在40人左右属于正常,如果速度和德国一样达到200公里/小时,死亡人数估计要接近德国的100人左右。

 

7、  为何抢救伤员如此匆忙?

在电厂,这句话应该是“为何机组重新启动如此匆忙”。每次事故发生的背后,人们往往喜欢从技术的原因去寻找答案,而忽视了管理的原因,2000年以前,电网公司对于电厂一条重要的事故考核原则就是“机组跳机后必须1小时内重新并网,否则就考核为事故”,在这条原则的高压之下,造成很多电厂事故扩大,具有代表性的就是1999年阜新发电厂“8.19” 汽轮发电机组轴系断裂事故:齿型联轴器的失效,导致转速失去监测、调节系统失控,在未进行正确分析、做出正确判断之前,1小时内再次启动时大轴断裂。2000年以后,电力企业修改了事故考核原则“机组跳机后必须24小时内重新并网,否则就考核为事故”,1小时延长至24小时,如果这条原则在1999年已经实行,那么阜新发电厂是否发生大轴断裂的事故就不能肯定了。

在7月23日发生的动车事故,是否同样存在一条动车事故发生后多少时间恢复火车运行的原则呢?我不清楚,2008年4月28日山东胶济铁路列车脱轨倾覆相撞事故,恢复运行的时间是24小时。那么这个24小时内,要完成寻找伤员,恢复铁路、恢复供电线路等,时间确实是太少了。

 

8、线路故障时检修程序如何?

在电厂机组设备发生故障,非常常见。通知检修(机务、电气、热工)检查,设备故障时加强人员监视,直到检修人员将设备维护好,并交底说明正常。

19:39永嘉-温州南间信号故障,通知工务、电务人员检查。由于铁路的特点,线路长而且又是晚上,据说晚上值班的电务检修人员只有一人。在电务检修处理故障期间,20:26 CTC系统区间红光带已消失。那么这个红光带消失,是故障的自动消除吗?肯定不是,难道是电务检修复位的故障设备,或者是强制了信号吗?工务检修于20:30分销记,电务检修未销记。说明电务检修对故障没有修复正常,那么调度以为正常了。即使从电厂检修来说,也是不符合检修规定。一分钟后,20:31  D301次追尾D3115。

检修和调度之间肯定存在问题。

 

 9、  301次的速度?

       如果不是D301次的司机的刹车制动,200公里/小时的车速是否存在过快呢?我不知道狂风和雷雨发生的时候,对于行车是否有降速的规定。我知道列车车在北京局行驶,在发生沙尘暴的情况下运行降速的规定,那么上海局管理之下有雷雨时降速的规定吗?

 

 

10、反思高铁和电厂

       今天的中国本身就是一列在雷雨中行驶的动车,在高速发展的高铁背后,国外几十年的发展历程我国几年的发展觉得太长了,几个月调试周期缩短为一个月也太长了。电力的发展是否存在同样问题?或者也可以说中国本身就是电力高速发展的动车,电力装机容量从2000年3亿到2010年的9亿,在每个电力人的内心,是不是都有一点心浮气躁?10年的时间,发展几亿的火电机组,难道我们国家地下的煤炭真的取之不尽,就不能留下一些让子孙去发展吗?电力的高速动车一路驶去,留下了我们难以治理的环境污染和水量减少?在电力建设大发展过程中,一台原本要建设3年的百万机组,很少超过24个月,在这背后,是无数的低价劳动力没日没夜的苦干。当年马克思《资本论》中出现的“资本来到世间,每个毛孔都流着血和肮脏的东西”;而资本来到中国,改变那个事实了吗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89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