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Unit 1000MW 的博客

百万机组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百万机组之潮起浙江  

2011-12-02 23:30:3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天和地相接于海,海和江相遇于湾,海是东海,江称钱塘,湾就是那杭州湾。钱塘江源出安徽黄山,当世龙脉所在。怀玉山中,滴水汇成小溪,大源河、率水而至渐江;新安江入湖,千岛成矣,水质海内居首,岛则世间第一;水出梅城而遇兰江,富阳江110公里,奇山异水,天下独绝。至杭州曲折蛇行,故有浙江、之江旧名;江入钱塘,遇海宁潮生,万马走单槽。庄子曰:浙江之水,涛山滚屋,雷击霆碎,有吞天沃日之势。过海盐南北湖,江和湖、山、海聚会,乃钱江潮初生之地,谓杭嘉湖第一名胜。杭州湾最西处20公里,及至扬子角宽100公里,钱塘江至此九川流百山,千里出东海,浩浩荡荡,回头望一望,可否记得当初那一滴水?

 

一、楼观沧海日,门对浙江潮

唐朝诗人宋之问贬谪,放还过江南,夜游灵隐寺散心。望着月色下寂静的寺院,和寺前黑黝黝的奇峰,宋之问吟出两句诗道:“鹫岭郁岹峣,龙宫锁寂寥。”后面却接不上去,徘徊良久。惊动了禅房内的一位老和尚,问道:“少年夜晚苦吟为何?”宋之问告知原委,老和尚微微一笑:“下一联何不说:楼观沧海日,门对浙江潮?” 宋之问惊得说不出话来,顾不得道谢,回屋草成了名传天下的五律《灵隐寺》:“鹫岭郁岧峣,龙宫锁寂寥。楼观沧海日,门对浙江潮。桂子月中落,天香云外飘。扪萝登塔远,刳木取泉遥。霜薄花更发,冰轻叶未凋。夙龄尚遐异,搜对涤烦嚣。待入天台路,看余度石桥。”天亮之后,老僧已悄然离去,宋之问多方打听,才知这位师傅俗名骆宾王。

好一个“楼观沧海日,门对浙江潮”。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中“有境界则自成高格”,《灵隐寺》写寺却已超然寺外,将飞来峰、钱塘江、沧海和日出聚纳过来,诗境波澜壮阔。名句从来人传诵,境界可遇不可得。1997年我和同学共游灵隐寺,面对的是青山隐隐,绿水悠悠,我们不过是“看山是山,看水是水”。佛家所说“境由心生”,常人所谓的沧海不过是眼前大海。在电网中沉迷,即使登上杭州西湖之北高峰上,沧海日和浙江潮不一定看见,但百里之外杭州湾北岸的嘉兴发电厂,我想应该可以看清楚了。

 

二、百万机组,潮起浙江

2011年10月18日浙能嘉兴电厂三期工程8号机组投产发电,在全国百万机组投产顺序中列第三十九名,加上2011年6月23日通过168试运的嘉兴电厂7号机组,浙江省已经投产的百万机组达到10台之多,分别是产生全国第一台百万机组玉环电厂4台,北仑电厂2台,宁海电厂2台,在全国已经发电的40台百万机组居然占据了25%的份额,这不能不说是一个浙江电力人的骄傲。如果加上浙能六横电厂的2台和华润苍南电厂的2台,那么浙江的百万机组将达到14台。

  当我为浙江百万机组骄傲的同时,忘乎所以的时候,不得不想到中国的对称法则,这在百万机组中常常同样出现,当年第一之争的华能玉环电厂和华电邹县电厂,最低煤耗之争的外三电厂和北仑电厂,最低造价之争的绥中电厂和鲁阳电厂,当浙江的百万机组数量想当第一的时候,也就有了和广东百万机组的数量之争,华能海门电厂的4台,大唐潮州电厂的2台,粤电平海电厂的2台,国华台山的2台,同样又是10台机组。

然而我还是要为浙江百万机组喝彩,非常自信。这自信不是因为诞生了全国第一台的百万机组,也不是因为百万机组数量上一直超过广东,也不是因为广东百万机组的有些电厂未能及时核准。更不是源于海宁潮的一个问题,为什么潮起浙江,而没有潮起珠江?我对浙江百万机组第一的自信,是来自于自己的切身感受。2003年我住在嘉兴电厂边的小镇乍浦,那年的夏夜我常常徘徊在小镇的天妃路上,今天路的西边一片黑暗,明天路的东边黑暗一片,天妃路总是演绎这样一个奇特景象,难道小镇也出现了神秘传奇?如果你当年也曾从电力系统经过,你应该知道是什么原因。一条小镇之光折射出全国的缺电,前后历时三年,其中以浙江缺电最为严重。然“塞翁失马,焉知非福”,浙江缺电,东南沿海缺电,然后才有了痛定思痛后的沿海地区上大机组,5年时间成就了中国百万机组在世界的第一,而浙江在最惨痛的缺电教训之后,其百万机组之潮起浙江,占据百万机组数量的第一,难道不是天意吗?

 

三、斯义宏深,非我境界

2010年隐约想写一篇百万机组潮起浙江的文章,却不能够。写一点技术方面的百万机组不是很难,而写潮起浙江非我能力所及。明代冯梦龙《三言》中,有“钱塘江潮”、“雷州换鼓”、“广德埋藏”、“登州海市”为“天下四绝”。前几年似乎渐渐消停的海宁潮水,让人有了钱江涌潮消失的担忧。《广陵涛辩》中记载:春秋时,潮盛于山东(青州);汉及六朝盛于广陵;唐宋以后,潮盛于浙江。曾经有过的黄河潮水和长江潮水,为何在人类历史上悄悄淡出人们的视野?清朝文人的解释“盖地气自北而南”非常牵强,我们寻找答案,需要知道钱江潮波澜壮阔的原因:太阳、月亮对地球的吸引力,以及杭州湾特殊的喇叭口地形。日月之行,我们还无法改变,而江河出海口之喇叭形状,人类的活动却可以影响。青州潮和扬州潮之潮生潮灭,无非是黄河长江的出海喇叭口遭到破坏,上游树木砍伐导致泥沙下泻,下游出海口人类围海造田,共同作用致出海口变窄,最终海潮消失。如此说来,钱江涌潮是否消失的就不难回答了。

2011年的钱江涌潮声势重来,海宁盐仓回头处浪卷千山,惊破鱼鳞石塘,观潮期间伤人亡人再次发生。家就在海宁钱塘江边,情深深却难以言表。儿时《六和填江》《钱王射潮》连环画依稀记得。初次被深深的震撼,是哥哥十八观潮带回的海宁潮专刊,刊词却是孙中山先生所写。初三暑假至盐官中学,顺便看潮却成为第一次,那时盐官一线潮处还没有公园,观潮人不多,潮水也没有想象中大,印象很深是三头铁牛静卧海塘,一颗老树等待潮涨。

后来便知道了苏东坡的“八月十八潮,壮观天下无”,摇晃脑袋却记不住“人生会合古难必,此情此景那两得”。再以后知道了吴越争霸,伍子胥一夜白头,助吴破楚败越;西施回头一笑,吴国从此远去。勾践卧薪尝胆,苦心人天不负。而后伍子胥含冤,素车白马,怒号在钱塘江中,便是潮神来历。

而后四年我在长江边上的武汉读书,风花雪月在武汉大学中依稀。四年我不知道汉水和我有何关联,虽然几次填写我的民族就是汉族。十年愤青,我不喜欢让我成为汉族的刘邦,却喜欢了不能让我成为楚族的项羽;我不喜欢让我姓顾的勾践,喜欢了不能让我姓顾的伍子胥?而今看来,却是庄子一江秋水出大海。

回到了家乡海宁,回到了江南嘉兴,以为还是那多愁善感的江南,可心中喜欢的是粗犷东北。2009年与同事匆匆再看海宁潮水,听人说海宁潮不过如此,并没有壮观天下无的感觉。我感次言,看潮看的哪是潮水?那是人心中的波涛,那不过是“伟大的看到的是伟大,平凡的看到是平凡。”2011年的10月,正逢辛亥革命百年,中山先生看过的海宁潮,看到的是革命浪潮“世界潮流,浩浩荡荡,顺之则昌,逆之则亡。”主席看过的海宁潮,看到的是革命斗争“人山纷赞阵容阔,铁马从容杀敌回”。2011年我在海宁盐官看“辛苦钱塘江上水,日日西流,日日趋东海”,去王国维的故居,领略古今成大事业者的人生三境界,明了我未能成为学问者的真正原因。都已经远去了,唯有江河万古长流。

 

       借用嘉兴发电厂百万机组的投产发电来写一篇博客,虽然不能令人满意,但所写的是嘉兴百万机组的投产、浙江百万机组的第一、那条流淌千年的钱塘江水、和为我家乡海宁潮水的一声呐喊。而今的钱塘江两岸,鱼鳞石塘之上,一个个化工园区耸立,经济的飞速发展,并不完全褒义,却不是我所欢喜。自诩为杭嘉湖第一名胜的南北湖,已远离江海,气势大不如前,唯有风流乾隆的《钱江潮源》石头还在,却坐看黄土,真是莫大的笑话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02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